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谭作人:天灾掩盖不了人祸

时间:2021-07-23 19:3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02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水库首先是用来蓄洪分洪,以减少洪涝灾害的。水库工程设计方案中,必须根据当地长年暴雨公式及洪涝灾害史,对水库库容进行具有前瞻性,预设性以及限制性的冗余库容设计,否则设计方案不可能被通过。为什么一遇险情,就夸大为几十年几百年一遇呢?难道预设方案只是几年十几年一遇吗?在水库交付使用后,确保水库设计防洪库容,真有这么难吗?如果干支流各级水库留够既定的设计防洪库容,在运行中不被电力库容挤占,就不至于被迫在局部暴雨区紧急泄洪,或者多库一起泄洪,就不会对下游地区形成局部洪峰,造成洪涝灾害。因此,上下游及多水库不按预设蓄洪方式,一直坚持高水位运行,或者高危病害水库带病运行,最后一遇暴雨,就被迫紧急泄洪,或者多库一起连续泄洪,对下游形成洪峰,这显然不是天灾,而是一起责任事故。这类事故,如果事前因为忽略而造成灾祸,事后就不应该再忽略了。否则,灾祸还会再来,付出了生命代价的死难者,就白死了。

流域管理:大坝与河流

自然河流,大多都跨越了各地行政区划的管辖范围,都是各个行政区内的“境外河”。因此,河流上游下游,堤内堤外的九龙治水,给河流水体资源管理尤其是生态环境保护带来很大难题。2006年,我曾在专项会上向水利部专家当面提出,建议在所有河流包括各级支流,成立由地方相关职能部门参与的的统一的各级流域管理机构,整合统一河流管辖权。如今己经实施的河长制,行政区域河流断面水质管理,以及上下游生态补偿机制,都不失为有效的有益尝试。任何有益的体制机制,如同一件创造发明,都需要从小试中试到大样成品,不停试验修正,直到成型建制。没有捷径可走。所有自认为是的捷径弯道,其实都是骗人的,因此也是害人的。社会实验,尤其如此。

为啥水库越多,洪涝灾害越多?这里面,有管理体制没有理顺的问题。特色主义举国体制,在分产主义高潮中变质变味,该市场的他计划,该计划的他市场,集团利益优先,社会利益,永远无人照看。

自由市场是没有边界的,自然生态也是没有边界的,而行政管辖范围及其管理权限,却是具有明确边界的。这种管理机构与管理对象的错位、缺失、重叠、交叉,构成一种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要管,该跨界不跨,不该跨的乱跨的管理乱象。这就是所谓体制机制壁垒或者管理障碍。这种不明晰不确定的模糊权力边界,用于市场发展,资源配置,环境保护,区域发展平衡等等领域,既是管理缺位之处,更是腐败滋生之处。这类案例举目皆是。

在水电开发、河流保护、水资源调配与流域上下游发展平衡方面,这类冲突表现得尤其突出。比如,在河流上的堤内堤外的管理分界,水利,河道,环保三分天下,有利于各自争利益,更有利于推责任。又如,在上下游以接界水体水质为标准,而界面径流量管理,却十分随意,经常造成上游蓄水下游旱,上游泄洪下游淹的人为灾难。再如,全流域管理引入河长制,上游下游小河大河的权责利如何划分,如何协调?与地方行政权力及职能部门权责利如何划分,如何协调?还有,水电大开发与城市管网改造均己经基本完成或者接近完成,而洪涝灾害与城市内涝却年甚一年,年年水淹,这究竟是为什么?水利建设的首要目的是兴利除害,兴利是为社会,不是只为自己。否则,建设者可能成为害人虫。一旦水害人害,成为天灾人祸的完美合成,最后的大洪水,就指日可待了。

当年拼命拦截阻止而无果的水电全面大跃进,不几年,严重后果己经来了。现在每年各大江河干流支流都在弃水弃电,水电失调,损失巨大。己建电站送不上网,卖不出去,经营困难。还有大量的规划拟建在建电站,如今拆旧建新,骑虎难下,上下两难。更大灾难还在后面。水电行业为扭亏止损,大力发展区块链比特币挖矿,以高耗能的虚拟货币挖矿来消纳水电富余产能,把有限的实业风险转化成为涉及全社会的无限的金融风险。一些人偷了钱,让全社会买单。除去经济和金融风险外,水电大跃进的严重后果,还包括生态失衡,环境破坏,水体污染,生物灭绝,与民争水,洪涝灾害加剧,等等。这笔社会帐,更难以计算,也不会有人去算。

海拔之战:关于朔天工程及红旗河工程炒作

每一项超级工程,事前都有言之凿凿,似乎十分充足的立项理由。而事后,被刻意夸大的效益并没有出现,而被刻意隐藏的幣害却掩饰不住,跑出来害人。特别是造成一些不可逆的永久性生态影响或者生态灾难的严重后果,却从来无人负责。在水利大开发方面,更是不断地切香肠似的向上溯源,抢占制高点,占领高程,争夺水头,重复建设,下一个工程取代或者弱化上一个工程,下一个热点覆盖上一个热点。比如,三峡工程之前,有葛州坝,三峡工程之后,又有金沙江下游水电基地(向家坝溪洛渡白鹤滩乌东德),还有即将完成的金沙江大渡河雅砻江岷江干流梯级开发及流域水电规划,完了还有南水北调西线工程(虽被暂停,仍未死心)。另外一个鼓噪了几十年的红旗河工程(朔天工程变体),似乎远景更加美好,却是只在重复以上所有工程走过的路,占领高程点,抢夺以上工程的水资源,部分作废以上项目的工程投资和工程效益。

好一趟生态流水席!赵家吃完李家来,李家走后有王家。有人一定会问,为啥不一次规划到位,先从高海拔的河流源头干起?答案其实很简单,打江山要共,一次到位,决不反复折腾。坐江山要分,垄断资颀,计划用餐,按忠分配,千秋万年。

世界十大水电站,中国占有五个。按发电量排名为:第一三峡电站,第二白鹤滩,第四溪洛渡,第七乌东德。第九向家坝。

五大电站,都在长江金沙江干流上。

全球十大水电站排名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为替代三峡工程,减少淹没损失,四川省提出替代方案,即投资总量小,淹没面积小,发电出力大的金沙江下游的向家坝、溪洛渡、白鹤滩、乌东德四大电站方案。三峡建成后,暗中承认了黄万里的长江砾石泥沙理论,并以此为由,同时上马了金沙江下游四大水库工程。这批世界级电站工程的首要立项理由,就是为三峡拦泥沙,把泥沙拦在上游,力保三峡60年不淤库。

所谓超级工程,从钓鱼工程到切香肠工程,也就二十多年。长江干流支流的香肠已经悄悄切完,偷跑成功。头顶几盆水,洪涝灾害究竟是减轻了,还是加重了?水电站工程的首要立项理由防洪减灾,究竟实现了多少?如何实现流域协调,保障防洪库容不挤占?年年洪涝险情,有惊有险,有损有失,有目共睹。照例没人回头望,只有回头忘。水灾有保险,水到人不醒。别怪极端气候,这是必须进入设计方案预设的事,否则设计就通不过。


成都环保义工:谭作人


2021年4月~7月

0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