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onstitution and human rights

忘记密码

杨建利:民主绵绵无尽期 ——丘吉尔和艾特礼的胜负交替

时间:2020-12-11 14:10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1,961 views 我要评论 字号:

第一次世界大战甫结束后的1919年,在《凡尔赛条约》制定过程中为法国立下功勋的法国著名政治家克里孟梭在大选中落败,在英国政坛上刚露出头角的丘吉尔引用古希腊历史学家普鲁塔克的名言发出慨叹:“对他们的伟大人物忘恩负义,这是强大民族的标志。”

说这句话时,丘吉尔是敏锐、轻松和幽默的。然而,26年后,历史让他亲尝这句名言的时候,味道却异常的苦涩。

1945年德国投降后,丘吉尔在按规定取消战时内阁而举行的大选中失利,未能连任首相。有人安慰他“这是因祸得福”,他反讥道:“这‘祸’装的也太像了吧?!” –透着怨恨却永不失幽默。他的震惊和怨恨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刚刚带领英国在历史上最可怕的战争中取得胜利。大部分英国人虽对他感激,但认为由艾德礼为党魁的工党领导英国战后重建更为合适。

那时丘吉尔所在的保守党已经连续执政了10年,特别是丘吉尔担任首相的5年里,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奋战,他和保守党都已筋疲力尽。事实上,接下来6年的在野党生涯在很多方面对他来讲真的是一件幸事。他写了一部二战史巨著,为此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休息、画画、在花园里砌砖、享受并充实自己。他避免了为那些战后导致物资短缺、配给制、停电以及险些瓦解了他所热爱的大英帝国的决策负直接责任。

在1945年大选期间,丘吉尔耸人听闻的警告令他声名狼藉,他说,艾特礼的社会主义将不得不借助于“盖世太保”式的手段向英国人强加其意志。艾特礼是一名杰出的一战老兵,二战期间一直是丘吉尔忠实的副首相,丘吉尔对艾特礼很欣赏,艾特礼对丘吉尔也是钦佩有加,忠心襄助。在大选的竞争中,暗示艾特礼会不择手段地复制希特勒秘密警察绑架、折磨和谋杀等手段,这是荒谬的,丘吉尔对此心知肚明。但几乎每一个政治家,包括伟大的政治家,都会在某个时候夸张和歪曲事实。但是丘吉尔,作为英国历史孜孜不倦的学生和英国宪政的卫士,抛开他那段不合适的关于盖世太保的言论,他从未担心英国的民主会消亡。对他个人来说,失败是令人沮丧的,但这并没有降低他对英国作为一个法治而不是人治的自由之邦的信心。他深知,他热爱的国家刚刚承受过远比短暂的民主社会主义统治更糟糕的灾难—假如民主社会主义真是灾难的话,英国会度过难关,并再次繁荣。

艾特礼是一个真正的民主社会主义者,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左派,他信奉并实施了工业国有化和大规模推行社会福利。同时,他坚定捍卫英国的民主和宪政,他从来没有做独裁者的野心。他的国家经济政策在当时深受欢迎,尽管这些政策最终阻碍了英国的经济发展。战后的德国和日本则通过更多地诉诸于自由市场政策,经济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后来保守党回朝执政,包括丘吉尔再任首相后,废除了艾特礼的部分而不是全部政策。三十年后,尽管撒切尔夫人更积极地废止了国有化,但她也没有对英国的社会化医疗提出异议。

1951年,丘吉尔重掌大权,又担任了四年首相。十二年后,工党在威尔逊的领导下重新掌权。保守党在六年后再次获胜,等等。从来没有最终的失败,也从来没有一个胜利是一劳永逸的。民主绵绵无尽期,每项政策都可能招致反对和未来的修订。几乎每一个有权势的政治家和政治运动,最终不是败下阵来,就是穷尽了自己后被取而代之。

我们今天作为英美民主的受益者,比大多数人更幸运的是,我们生活在数个世纪都未曾中断过的宪政民主传统中。

民主的优劣水平和它的参与者—尤其是主要的领导者—的优劣水平是一致的。选举是民主的必要组成部分,选举往往充满痛苦和争议,然而选举结果总须得到尊重,政府和选民继续前行。政客来来去去,铁打的白宫,流水的总统,但法律经久不衰,而选民,尽管经常言辞过激,依然会接受民主的进程。美国民主经受住了入侵、内战、萧条和内部动荡的考验。而在英国,即使在纳粹炸弹落下、德国入侵威胁的情况下,民主仍未中断。丘吉尔曾在加拿大议会上说:“我们不惧跨越世纪,跨越海洋,跨越高山,跨越草原,因为我们内心无比强大。” 我们有幸看到,民主和尊重法治,包括尊重选举结果,已根植于英美民主历史的DNA之中。作为追求民主自由的移民,我们自然成为传承这一传统的组成部分,我们没有道义立场也没有政治力量推翻这一遗产。

民主稳定的核心是接受选举的失败,即使是面对那些可能令人恐惧和鄙视的对手。在选举失败时,不应该用谩骂、诬陷或阴谋论来应对,因为这些会严重伤害人们对民主的信心。如果法律起作用,它将限制政治人物最坏的本能冲动。永远会有另一场选举,一场,又一场。选举失败是痛苦的,但是当我们声言拥护民主的时候我们其实默认了:权力交替是必然的也是必须的,任何政党或个人掌权太久,对国家都不是幸事,选举失败,对失败者也是健康的,这促使他们改革和奋进。

1945年,丘吉尔悲伤而又顺从地接受了被他的朋友、同事和对手、民主社会主义者艾特礼击败的事实。随后,作为在野党,他是艾特礼最激烈的批评者。他在议会中谴责他,在殿堂里与他杯觥交错。几十年来,他们友好地相处,几十年来,他们激烈地竞争。他们都取得过打败对方的胜利,失败时,都承认接受了失败。有时他们喜欢彼此,惺惺相惜,有时他们互相轻鄙。年老虚弱的艾特礼坐在轮椅上参加了丘吉尔的葬礼。如果艾特礼先去世,丘吉尔也肯定会参加他的葬礼。他们和他们国家的人民都知道,民主比任何一个人或任何一次选举都重要。他们知道,输掉一次选举通常和赢得下一次选举一样重要。

2020年12月7日 于华盛顿 

出处:议报

0

Comments are closed.